vivid

【鬼灭之刃】睡眠仪式【累炭】

——
IS 炭治郎鬼化paro下的累炭私奔妄想.!!(。
——
d n s k b s j hem n s说什么好如果不会崩坏就好了炭治郎是天使想被炭受向的文粮堆满床铺
虫虫虫虫捉虫就拜托了sjnsbsh
怎样才能准确可靠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呢真是人生难题jsjhd我爱让喜欢的cp一起睡觉.!!
——
动了动眸子,从少年温暖可靠的臂弯里醒来了,变成了鬼的少年,拥有了一双非常美丽的、焕发光芒的眼睛,脸上出现了和他(弟弟)一样的哑铃形状的纹路,懵懂迷茫的神情令人想把那张脸紧紧护住,谁也不给,这就是他们兄弟之间的羁绊。
累还记得少年的名字,他把少年睡乱的额发撩上,一腔温婉,在少年渐弱愈沉的眸光中轻声呼唤:“兄长。”
“...累。”灶门炭治郎含糊地应着转开目光,知觉恢复才发现怀中少年将自己的手臂枕住,他宠溺地不知抵抗,抬起手掌安抚地轻拍少年肩膀,腕的活动扯动了铁链鸣响。
灶门炭治郎偏侧着头想了一想,累为他将铁链带上好像已经是一件久远之事,当时他激烈反抗至身躯七零八落,眼眸里总还落着一件特殊的景致。
一个长发而精致的女孩子,玫红色的眼眸里蕴藏鬼所不具的关怀与灵动,甜甜的笑起来浮现出酒窝,脆脆地喊一声:“哥哥。”
那孩子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灶门炭治郎张了张口想叫一个名字,记忆的海水却浑浊起来,降临了苍蓝的夜,他的眸子里落上一层阴霾,“累,”最终还是叫了这个名字,“我们从前...是这个样子的吗?”
真是脆弱的脖子啊。下弦之伍的少年仰起头看着,该用几根蛛丝将其隔断呢,你那棘手的记忆呀,悄悄在十指之间张开了线网:“是这样啊,兄长。”
在下一句话出现之前就开启新的轮回吧,为了阻止仅属于我们的羁绊继续流失,为了让你永远是一个称职的兄长,重新向一无所有的我填满错觉吧,就将温柔与包容的目光投向我,炭治郎。
“...累,......了......”
你看,都是你的错,像这样子把钢线架上了你的脖子,很快地鲜血就被舔出来了。这一刻我既不是谁的家人你也不是我的兄长,成为了我的又是一只孤零零的鬼了。
“累!”
看到了担忧地注视着他的眼眸,不安而焦急的表情好像并不是因为疼痛呢。沿着血鬼术所织出的蛛丝浸润渲染、滑落的血珠,荧荧徨徨地宛若甘露,悄悄窥视着这些一切,默不作声地变得美丽了的,是愈发冰冷鲜艳的金色圆月。
恍若没有察觉到生命的危险的灶门炭治郎,有些自责地皱起了眉头向“弟弟”询问:“没事吗,做了不好的梦吗?”
在黯淡的夜里散发着鬼独有的香气,染上失落颜色的少年看起来是那么耀眼夺目,累深刻地呼吸,为了分离之后能够依靠回忆得到安慰似地收藏这幕场景,为了坚定自己的心意,为了传达——
到底是什么,内心的这份鼓动,这种既不是感动也不是惊惧的东西......
他抓着了灶门炭治郎的肩膀,调整着有些急促的呼吸,明明得到了巨大的力量与强健的身体,却虚弱得像个容易夭折的稚子,是灶门炭治郎让他回忆起来了,果然是没有错的,费了一番心思才从那个女孩子的鬼手里抢了过来的这个“兄长”。
还什么都......所以别在这之前从我身边离开啊。
由不存在的血缘关系所缔造的这份羁绊,一定能让你好好地了解了我吧。至今为止与任何人都不曾做到的。
撤去了钢线的介入,灶门炭治郎脖子上的伤口在慢慢地愈合了。
“没什么哦,兄长。”
宛若剥落的油漆一样分崩离析,累往灶门炭治郎的胸口靠了靠,接受到少年的平稳有力的心跳。
“再稍微、睡一会吧。”
——
fin.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