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d

【A/Z】假戏真做。

——
赠予世界第一...圆滚滚、滚滚圆的蛋器(.
体重有没有增长呢.最近精不精神呢(什么问候方式.
内容如同题目一般下流。......我爱下流(。
伊奈诱受great law good good(语法泣いている
对家就不要说话了、互攻可逆也不要说.见着你们我心绞痛.
很不成熟...很不成熟...欢迎捉虫.欢迎敲打我...


——
a.
少女明眸璀璨,笑靥如画,是广阔宇宙中一颗纯白的星球,是万千造化之中唯一的一株奇迹,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合上吊坠,银色的盖盒坠落于胸口,闭上了眼睛。
d.
他的夜晚是如此难以过去。
b.
“你也差不多该出去了。”界冢伊奈帆在行过一步棋后突然发言,他们沉默地对峙,大多时候是界冢伊奈帆在讲。
为了堵上界冢伊奈帆的嘴巴,为了停滞自己的思念,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偶尔开口纠正少年的认知,往往强调自己已经是个一无所求的罪犯。
他们如同老友一样地会面,却连感情的种子也不去种下与呵护地日子还没有过去一年,连年龄的数字也没有跳动,在总是不见天日的牢房里连时光的流逝也变得徒然。
光阴在界冢伊奈帆的话语里消失了踪影,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止住思考为这份不明事理嗤笑出来。
“别开玩笑了,界冢伊奈帆。”他移动盘中的黑棋,生怕对方不明白地补充,狭隘闭合心胸之中总有什么在隐隐侧动,“我不想出去。”
界冢伊奈帆的落子紧跟其后:“为什么?”
再如同陷阱不过的明知故问,逼迫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开动脑筋,他也可以选择当作听不见地中断谈话,不过界冢伊奈帆一定会借此追击,他具有将他置于死地的答案——得赶在那之前折断他的幡旗——斯雷因·特洛伊亚特不需要、不想听。
他琢磨棋局的时间延长,改变呼吸频率地长吐一口郁气,清醒精神,提点干劲:“在哪里都一样吧。比起这个,说这番话的目的又是什么,把罪大恶极已经死去的囚人拖出监狱,你不会太无聊了吗,界冢伊奈帆?”
他挑衅地向少年看去,落入眸中的是从对方口中吐出的镇定自若的语句:“我想要帮助你。”
“到外面去的话,就有机会见到瑟拉姆小姐。”
他难道还可以说出更不可以对斯雷因·特洛伊亚特说出的话吗?
界冢伊奈帆看起来不打算再下棋了,他面对脸上肌肉狰狞地抽搐起来的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把执棋的手放到桌子底下。提醒说:“你的回合。”
c.
界冢伊奈帆对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感到好奇,据他观察少年身上一心向死的灵魂尚存不熄,现任火星女皇陛下的嘱咐套紧了他的脖颈,令他在界冢伊奈帆的梦里难以呼吸。
女孩的抉择必有它的意义,她作为大爱的释义生性披戴普照众生的怜悯,但愿望降临到斯雷因·特洛伊亚特身上却令人辨明不清。
界冢伊奈帆对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抱有深刻的尊敬,他们境遇不同却在地火战争中互通了最朴素的心情,明白什么为最应当协力共维的事物。因此也很容易就能得出解开杂乱线条的途径:只要对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做做看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对他做过的事情。
b.
“不知道的从何说起吗,那么我来提问,你就回答吧。斯雷因·特洛伊亚特,瑟拉姆小姐对你来说是什么?”
公主大人她......是轻视下民的火星贵族政治集团之中唯一的一缕阳光,从公主大人为迫降失败的我以吻延命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就全属于她,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我愿意星辰撕裂和亘古覆灭,我愿意她的身心皆属于我,她强大而光辉炫耀得不会让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感到爱情即是怜悯,哪怕我从死去了享誉盛名的父亲的无助孤儿变为导致地火两星第二次战争的冷血罪人。
“回去吧,我累了。”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推开椅子站起来。
“斯雷因·特洛伊亚特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犯了罪,亲手处决了多名存有异心的轨道骑士,也杀害了许多有价值的地球战士,制造了第二次地火间战争,间接导致了半数地球人口的死亡,严重扰乱两星之间的正常交往,还使两星经济、政治、文化都蒙受巨大的损失。
“回去啊!”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在床前抓起自己被子的边缘,察觉到了界冢伊奈帆没有打算离开对话的桌子,年轻的少尉就跟过来站在他的身后。
“嘛啊、不说出来也行。忘记掉吧。”
闭嘴。
“将让你无法走出这座监牢(安全的场所)的那些过去全部。”
闭嘴。闭嘴。
“去见瑟拉姆小姐吧。”
“不可能忘记的。”闭嘴。“现在的我就是由斯雷因·特洛伊亚特的罪孽和艾瑟依拉姆女皇陛下的慈悲成就的!”闭嘴。“不可能去见公主大人的,要让这样的我忘记掉也只有杀了我了吧!”闭嘴!
...啊啊,斯雷因·特洛伊亚特,闭嘴。......
“那样的话,”界冢伊奈帆说到,“我来做你需要的那个存在。我来代替瑟拉姆小姐。这样就问心无愧...”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闭嘴!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忍无可忍地捉住界冢伊奈帆手腕,以另一侧手臂卡住他地喉咙,这样子界冢伊奈帆就被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抵上了床背:“说什么代替...!我对艾瑟依拉姆女皇陛下的、是这样的感情啊!”
没有索取少年性命的意思,手臂在摆好架势时候就垂落下去了,淡金发色的囚人垂下头颅,刘海遮盖黯然的湖绿色眸子。他们只有一瞬成为了十分暧昧的姿势,界冢伊奈帆知道斯雷因·特洛伊亚特话里的意思。
界冢伊奈帆的目光落在斯雷因·特洛伊亚特挂在项上的吊坠银链上,稍作思考后给出了答复:“那么,来试一下吧。”
……居然说试一下?
斯雷因·特洛伊亚特难以置信,在他整理因果之际,界冢伊奈帆已经脱去了制服,正曲起一腿解着皮带,见到他抬起头来,视线在他脸上一扫而过:“来吧,怎么做都随你喜欢。”
斯雷因·特洛伊亚特咂了声嘴。
…他到底想做什么?

(后面似乎放不了了的样子前面还看得下去的话就走贴吧吧..)

https://tieba.baidu.com/p/5589346558


评论

热度(15)